刷新支付办理加盟热线: 4007788975
刷新支付是北京海科融通支付推出的一款电签版POS机,拥有人行颁发的支付牌照,绝对一清,不跳码,支持刷卡、插卡、挥卡,NFC触碰等多种使用方式。

快手悄悄打造第二个“小破站”

刷新支付整理编辑:

快手悄悄打造第二个“小破站”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杨硕

“我手机里已经没有A站了,B站倒是每天都在用。”一位老用户说道。

成立于2007年6月的AcFun,是第一个将弹幕引进中国的二次元视频网站,而作为弹幕视频网站的开山始祖——日本的Nico Nico弹幕网彼时也仅成立了半年而已。

AcFun是开启中国二次元文化的先驱,又孕育出了斗鱼TV,但自身却从未壮大起来。

在缺乏资金的情况下,A站系统问题频出,还曾因内容不合规遭广电点名关停,十年内易主6次。而另起门户的B站则抓住了机遇,在创始人陈睿的带领下向更广阔的市场迈进。

曾经的二次元界双雄,一个实现了百亿美金的市值,另一个则在网站关停的漩涡中挣扎。

用户体验不佳、高层持续动荡、融资不畅导致A站频频陷入危机,直到2018年6月被快手收购。

如今距离收购已满两年, A站还有机会吗?

快手救活了A站

A站曾经的股东——合一集团、优酷土豆、软银中国、华策影视等,都与A站的主推业务不甚匹配,A站也因此多次沦为资本争权的筹码。

而对于快手来说,收购A站是基于战略考量。

快手依靠下沉流量的红利期快速崛起,却忽略了一二线城市的年轻群体,面对依靠城市流量崛起的抖音的冲击,也显得有些迟钝。随着短视频市场流量红利见底,快手只有深耕垂直内容领域,才能找到新的增长点。

将快手平台内4000万泛二次元用户与A站结合起来,形成长短视频对接,加强与自有的二次元、游戏内容的联动,扩大自身的业务延长线,能够建立更强的竞争壁垒。

同时,在细分市场抢占抖音的一二线城市用户,补充产品矩阵,有助于丰富快手的用户生态和品类。

目前,快手积极推进明星策略也是在向更多更广泛的人群渗透,这是它成为一个全民级、综合性互动平台的必经之路。

因此,快手拿下了A站。

在快手的加持下,A站首先用一年的时间解决了技术漏洞。快手为A站接入了自己的技术中台,强化了A站的产品迭代和技术升级。

这帮助A站大大提升了使用体验。从底层仅能支撑1000万用户且没有产品存档到保持一周一个版本的迭代更新,从编辑推荐改变为算法推荐,不仅更换了首页内容推荐逻辑,而且实现了播放速度的秒播和免费的4K播放体验。

终于与频繁宕机再见的A站从去年6月开始频繁发声。用5.7亿资源奖励UP主、举办大型活动、高调买入精品番剧,最近又从B站手里“抢”到了《租借女友》的独播权。

快手悄悄打造第二个“小破站”

图源/AcFun APP截图

在两年的时间里,快手给A站带来了持续的技术和资金支持。近期,A站又正式发布签约UP主直播分成“二八计划”,只保留20%的直播打赏作为必要的运营成本,80%将直接分给UP主。

在宣布二八分成的同时,A站主动披露了去年5.7亿扶持金带来的效果:去年一年平台UP主同比增长90%,稿件同比增长79%,粉丝数同比增长172%,签约金支付同比增长155%,视频打赏同比增长810%,流量分成同比增长345%。

毫无疑问,快手救活了A站。

活了之后呢?

虽然重生后的A站为快手带来了长视频和垂直领域的基因,但双方群体的过大差异也导致了用户难以结合的问题。

A站以核心二次元用户为主的群体,是宅文化的重度爱好者,注重自我精神世界,与快手的草根式下沉文化格格不入。在经历了两年的发展后,依旧是难以融合的两个群体。

快手的泛二次元用户也许是A站的一个选择,但对于核心二次元用户来说,他们想要在A站中找到更“硬核”的内容,仅靠番剧的吸引并不长久。

无法融合的一个明显体现是,A站和快手曾经打通过账号体系,让快手用户可以直接登录A站。但最新版本的A站已经没有了快手账号登录选项。

“长短视频平台的结合,是一个还需要验证的内容形态,以年轻群体为主的二次元用户究竟能不能接受是比较关键的因素。”北京中娱智库创始人高东旭说道。

根据Mob研究院数据,B站的活跃用户中,95后、00后的年轻群体占比达46%,他们最爱聚合视频,偏好游戏直播,而以抖音和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对其吸引程度一般。

此外,虽然A站的内容生态已经逐步搭建起来,但流量规模没能持续上升。

根据易观千帆数据,A站在今年6月的月活人数是244.4万,环比增幅呈现负增长。而同为二次元社区的第一弹月活人数达到了658万,环比增长7.6%。

关键原因在于,曾经的A站在数次宕机和番剧下架中流失了众多用户,这些用户被B站凭借着内容数量和网站的稳定性抢了过来,而且已经培养出忠诚度。

“其实比起过去单一的二次元B站,我更喜欢现在多元化的B站,可以看到更多有意思的视频,电影、纪录片、游戏解说等,只要是B站有资源的,我都不会选择其他视频平台。”一位老用户说道。

公开数据显示,A站的月活人数在去年8月实现了78%的环比增速后便停滞不前,甚至逐渐下降,一度被哔哩哔哩漫画超越。

不断买番、长期投资扶持原创内容创作者,这种“砸钱回血”的方式虽然能迅速引起注意,但终究难以持续。

二次元是出路吗?

从用户规模、产业规模来看,“二次元经济”有着充分的想象空间。

据艾媒咨询统计,2019年中国二次元用户规模约为3.32亿人,2021年将突破4亿。在泛娱乐融合的产业背景下,在线动漫产业市场规模进入稳定增长期,行业增长的长期面向好。以AcFun、哔哩哔哩为代表的垂直二次元视频平台是用户的主流选择。

随着二次元文化的泛化发展以及其主力用户群体消费能力的提高,二次元视频产业将呈现出巨大的发展潜力。

小旭音乐创始人卢小旭认为:“二次元涉及到的品类丰富,在主流市场的生产空间不足够多的形势下,很多垂类依然有价值去做,而且在A站的留存可能会更高。”

这也就是为什么,相比内容日益泛化的B站,A站打出了一张差异化的牌——定位“硬核二次元社区”,并且在不断深化这一属性。

依托二次元的深层价值,A站重点部署了版权引入、特色UP主扶持以及虚拟偶像的打造。

快手悄悄打造第二个“小破站”

图源/AcFun APP截图

继5.7亿资源奖励、扶持UP主计划后,A站又推出“2020计划”,目标是在2020年打造20位百万粉丝级别UP主。

对腰部UP主和头部UP主的相继扶持,为A站带来优质内容的同时,推动了UP主在粉丝聚拢与商业变现等层面的突破,促进商业化与社区良性共生。

在大量UGC产生后,筛选出优质的内容进行二次传播和精准推送是成熟社区运营的基本要求。为了不影响社区氛围,A站在与快手的机器算法融合方面的尝试是谨慎的。

A站负责人文旻曾在接受采访时提到:“是否与快手的机器算法融合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毕竟算法与社区的逻辑是相反的。算法是让用户发现更多自己不知道是否喜欢的东西,可能会打乱用户的认知,破坏原来的社区氛围。”

在内容社区的下半场,用户粘性是核心竞争维度。对A站来说,维持二次元社区浓度,保持高粘性的互动氛围,才有望在接下来的竞争中杀出重围。

另外,以虚拟偶像为代表的一些新兴的硬核二次元内容和产品,有可能成为新一代二次元的主流语言。

A站正在大力发展虚拟偶像业务,尝试探索虚拟偶像和用户之间的链接形式,以完全超越现实属性的VUP在屏幕前与用户进行交流。

创幻科技CEO陈坚认为:“虚拟主播的发展正处在高速成长期,变现增速较快。A站主打中国本土的虚拟主播,可能会做出些成绩。”

尾声

从A站向外透露的信息来看,虽然今年的计划是解决商业化问题,但其在电商、广告、直播等领域的进展并不深入。

文旻曾在采访中表示:“直播中台已经打通,但电商方面还没有去提中台化要求,A站更多是借助已有平台,还没有打通到直播或是个人页。游戏业务方面也在保持关注,等体量大了,会跟快手游戏强绑定。”

如今A站对增长、变现似乎并不焦虑,依然停留在兴趣和理想主义。“复活”之后,未来的路还有很长。

刷新支付是北京海科融通支付推出的一款电签版POS机,拥有人行颁发的支付牌照,绝对一清,不跳码,支持刷卡、插卡、挥卡,NFC触碰等多种使用方式。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
立即办理刷新支付

刷新支付微信二维码

我也留言

*

*

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