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支付官网招商加盟热线: 13262296987
星支付是国通星驿推出的一款Mpos收款终端,采用全资母公司新大陆集团旗舰机型打造,更多功能,更可靠品质!星支付APP功能强大,拥有NFC等更多首创功能,欢迎体验!

荔枝上市背后:三年连亏2.6亿元,超百条版权诉讼

卡盟金管家整理编辑: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节点财经(ID:jiedian2018),作者:菲兹,编辑:森淼

近日,UGC音频社区荔枝再次更新了招股书,计划发行41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发行价区间为11-13美元/ADS,按这一定价区间的上限计算,荔枝IPO估值区间约为5.2亿-6.2亿美元(绿鞋后),将最多募资约6100万美元。相比更早前招股书中计划募资1亿美元有所缩水。

荔枝本次执行了“绿鞋机制”,而绿鞋机制主要在市场气氛不佳、对发行结果不乐观或难以预料的情况下使用。目的是防止新股发行上市后股价下跌至发行价或发行价以下,增强参与一级市场认购投资者的信心,实现新股股价由一级市场向二级市场的平稳过渡。

为提振市场信心,作为基石投资者,新浪微博、小米及另两位投资者有意以IPO价格认购至多3600万美元的ADS,占发行量的半数以上。

根据最新的用户数据,2019年10-11月期间,荔枝平台月均活跃用户数超5100万,较2018年同期增长33%。用户增长但是募资金额却下降,也足以看到荔枝迫切上市的心。

那么荔枝上市后,在线音频行业是否将迎来曙光?

华丽股东加持

音频这个赛道,一直以来玩家并不多,大家熟知的几个品牌包括喜马拉雅、荔枝、蜻蜓FM、企鹅FM等。此前有传言喜马拉雅计划上市,不过从现在的进度来看,荔枝恐怕要抢了“音频第一股”的称号。

资料显示,荔枝(原荔枝FM)成立于2013年,以音频电台起家,是一个集录制、编辑、存储和收听于一体的网络电台。主要为用户提供可以在线收听和点播的电台节目,节目包括音乐、相声评书、脱口秀、以及鬼故事和广播等。同时该平台也支持网络直播、播客入驻等服务。

荔枝上市背后:三年连亏2.6亿元,超百条版权诉讼

荔枝业务里程碑,来源:招股书

荔枝创始人赖奕龙,1999年便开始在广州互联网创业,曾创立企业短信平台企信通,获得IDG投资;与3G门户、UC同一时期创立摩网WAP门户,获得太平洋战略投资。

2013年,赖奕龙停掉他的前一个创业项目183社区后正式创办荔枝,开启了在音频赛道上的旅程。

在荔枝创建初期,普通人做音频播客的门槛还非常高,不仅需要调音台和麦克风等很多专业设备,录完之后还要用相应的软件进行声音编辑与降噪,流程极为繁琐。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荔枝在技术与产品上做了很多优化,例如加入EQ均衡和适量的混响,让录制者的声音听起来更加圆润;通过声音降噪将录制者周围的背景噪音过滤掉,让声音更加纯净;在录音时还可以添加背景音乐,让背景音乐可以随着主播说话的声音而自动淡入淡出等。

除此之外,荔枝还开发了继续录制的功能,用户可以在一个已经保存过的音频内容上继续录制,并与之前的内容实现完全对接。最终,通过大量的努力,荔枝实现了让每一个普通人只使用一部智能手机,就可随时随地创作属于自己的音频节目,并可以一键上传到平台与听众分享。

荔枝上市背后:三年连亏2.6亿元,超百条版权诉讼

图片来源:招股书

荔枝打造的便捷的内容制作、上传与分发体验,吸引了大量极具声音才华的播客加入,并以此逐渐明确UGC音频社区的定位。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荔枝已拥有超过2亿用户,4660万移动端月活跃用户,570万月活跃内容创作者,已累积超过1.6亿音频内容上传到平台,总用户平均月度互动次数超过25亿次,移动端用户日均使用时长约53分钟。

同时,荔枝的快速发展也离不开背后众多股东的支持。

从股东阵容来看,顶尖老牌美元投资基金经纬中国、晨兴资本均在荔枝股东名列,其中,经纬中国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是21.9%;晨兴资本是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是21.5%;此外,雷军系的顺为资本和小米科技也是重要股东。IPO前荔枝创始人赖奕龙及其管理层团队持有荔枝约30%股权,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IPO后,赖奕龙持股为22.7%,拥有64.7%的投票权;Ning Ding持股为4.3%,拥有13%的投票权;经纬中国持股为19.8%,拥有6.1%的投票权;晨兴资本持股为19.4%,拥有6%的投票权。Cyber Dreamer Limited持股为12.3%,拥有3.8%的投票权。

现金还能烧几年?

荔枝所在的音频行业一直承受着亏损的质疑。

荔枝上市背后:三年连亏2.6亿元,超百条版权诉讼

数数据来源:招股书

荔枝招股书显示,荔枝2017年-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4.54亿元、7.99亿元、8.15亿元。但收入在快速增长的同时,荔枝尚未能实现盈利。对于亏损问题,荔枝曾回应称,这与加大研究和开发AI应用程序的力度、推出新的交互式音频产品和功能以及增加营销活动有关。

荔枝上市背后:三年连亏2.6亿元,超百条版权诉讼

数数据来源:招股书

从招股书披露的盈利能力来看,荔枝2019年前三季度的毛利为2.06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1.62亿元增长了27%。但同时,毛利率从29.17%下降至25.27%。主要原因在于向播客支付的分成费用增加,这部分费用在总成本中占比最大,占到总成本的九成以上。

而实际上,荔枝急于上市或许是迫于强大资金压力。近两年,随着一级资本市场的投融资环境持续降温,导致许多公司开始将融资渠道转向二级市场。

企查查显示,自成立以来荔枝先后获得了四轮融资,总金额约8100万美元。而自2017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荔枝就亏掉了差不多2.6亿人民币(约3800万美元)。按照2019年前三季度的亏损幅度推算,如果两三年内荔枝仍不能正向盈利,其资金链将承受巨大压力。

对于荔枝而言,现在摆在眼前的融资方式只有IPO,而上市的成败可能将直接关乎到公司的命运。

在线音频“三国杀”

2019年,在线音频领域存在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用户整体规模在扩大,但是增长率却在下降。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9-2020年中国在线音频专题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在线音频行业用户规模从2016年的2.67亿人逐年增加到2018年的4.25亿人,但增速却从2016年的36.9%一路下滑到了2018年的22.1%。

如今,在线音频市场早已形成了喜马拉雅、荔枝、蜻蜓FM三足鼎立的局面。

荔枝上市背后:三年连亏2.6亿元,超百条版权诉讼

图片来源:艾瑞APP指数

据艾瑞数据的监测显示,2019年11月喜马拉雅、荔枝、蜻蜓FM的月活跃设备数分别为14049、5254、4040,荔枝处于第二位。若将时间轴拉长,在过去的2019年里,喜马拉雅在设备数上仍是在线音频的“最高峰”,第二名的荔枝与其仍有不小差距。

在运营上,喜马拉雅、蜻蜓FM以PGC(专业生产内容)模式为主,投入知识付费领域;荔枝则绕开喜马拉雅和蜻蜓FM主打的大IP及内容付费的PGC模式,探索UGC内容的同时,发力“音频直播”。

2019年,这几位玩家都有意将UGC用户量做上去。先是荔枝在2019年6月启动播客扶持季,在一个月时间内,成功引来超过10万名主播入驻。8月,荔枝开启“回声计划”。荔枝市场中心总经理何钦龙公开表示,回声计划实际上是“播客扶持季”的一次全面加强版。

随后,喜马拉雅在2019年10月发布了王牌主播计划,并继续加大对直播业务的投入。蜻蜓FM也提出了“全场景生态”,通过移动互联网及物联网生态合作方,覆盖到用户几乎所有的生活场景,从多维度的场景获取流量。

受限于整个行业的局限性,未来,无论是荔枝,还是喜马拉雅和蜻蜓要想最大做强,“UGC+PGC+版权”将是必然选择。通过“UGC+PGC+版权”不仅可以搭建完成一套完整的音频生态链,还能在整个产业链条中创造新的机会空间,譬如说为内容供应商建立一整套集挖掘、培养、孵化、商业化的支撑服务。

然而,版权却成了这个行业的“拦路虎”,企查查信息显示,荔枝主体广州荔支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相关法律诉讼616条,其中120条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仅2020年1月14日一天,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就宣判了由荔枝作为被告的9起版权纠纷案件。

除了UGC,荔枝的另外一个着力点——“音频直播”,似乎也不太顺利。2019年6月,在网络音频乱像专项整治行动的处理名单中,网信办公布了包括网易云音乐、荔枝、喜马拉雅、企鹅FM在内的四款应用程序存在有害信息,相关的应用程序被责令下架30天(2019年6月29日至2019年7月28日)。

网信办表示,一些网络音频平台为追求流量、吸引眼球,利用算法技术向用户推送违背社会公序良俗的音频内容;有的音频直播平台藏污纳垢,任由主播传播性暗示等色情淫秽信息,甚至引诱用户跨平台从事违法违规交易。

有荔枝内部员工也对媒体表示,“直播的热度确实高,但也很容易有一些擦边球的东西,在我看来,荔枝在尺度方面是有灰色地带的,未来内容把控和监测仍然很重要。”

事实上,放眼整个在线音频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还是盈利模式的不明朗以及产品的用户体验差,若无法解决这两个根本问题,行业前景依然不乐观。

荔枝的上市对于整个在线音频行业来说或许是一针强心剂,但未来变现之路仍有很长。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我也留言

*

*

扫描二维码